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与服务» 演出动态 » 正文
京剧新生代秀出真实力
发布日期:2018-06-05




    青岛演艺集团京剧院将于“七一”建党节期间推出红色经典现代京剧展演季,于6月23日—7月1日,分别在四方剧院、李沧剧院上演现代京剧《清贫之方志敏》《沙家浜》《红灯记》三部大戏,并连演六场,这也是青岛京剧院首次以展演季的形式推出三大现代京剧剧目。 
    青岛市京剧院副院长白洁介绍,近日剧院的演职员们正在赴平度进行文化下乡巡演活动,时间紧、任务重,最多的时候一天在平度田庄镇官庄南村、廉家村、南肖家村演出3场,把自己的汗水转换成为人民服务的动力,认真投入地演好每一场戏,演出之余,演员、乐队和舞美也互相聊聊戏,交流着下一步 《清贫之方志敏》《红灯记》《沙家浜》剧目排练、演出中应注意的一些重点和细节,因为大家都认为“细节决定成功”。 
演了上百场体悟皆不同 
    对于演员们来说,此次现代京剧展演季的三大剧目,虽然已经演出了上百场,但是个中的体悟却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多而有着不同的变化。演员苏旭至今还记得初到剧院,跟着老师学唱《红灯记》中李玉和的唱段,“那时候我的老师住在老沧口,每天早上我吃过了早饭,就会坐上302路车,7点多就来到老师家里,跟他一句一句地学唱,一学学一天,坚持了一个半月的时间,才把这出戏完整地学下来。 ”苏旭告诉记者,从最初的稚嫩,到现如今的老到,都是在舞台上磨砺的收获,“这种变化,很多戏迷粉丝也会察觉,有时候他们会在微博、微信上跟我交流,指出我唱腔念白与之前不一样的地方。 ”苏旭直言,这正是京剧艺术的魅力,“京剧与流行音乐不一样,京剧演员的年龄在增长,每一次的演出就是一次学习的过程,包括与同行的交流,不像是流行音乐生命力短暂,谢幕沉寂之时,正是积蓄能量的时候。 ” 
    《红灯记》中李铁梅的扮演者赵澜也有同感,“电影版中,刘长瑜扮演的李铁梅深入人心,所以一开始,我完全效仿她,不断地看录像,她的头往哪边歪我就往哪歪,她的手抬到什么位置,我也跟着抬到哪。”赵澜告诉记者,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多,为了在性格上更为贴近李铁梅,自己会在揣度角色的时候沿着铁梅成长的路线走一遍,不再拘泥于一个动作的像与不像,正所谓是“学源不学流”,演得更活。 
一个出场动作练习百余遍 
    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对于青岛京剧院的这些青年演员而言,此次展演季也是一次实力的检阅。青年演员王馨仪透露说,“现代戏的表演更接近 于生活,要放下传统戏固有的模式,从声腔念白到动作表现力与传统戏截然不同,对她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。此次展演季中,王馨仪将出演《沙家浜》中的阿庆嫂,“阿庆嫂这个角色是我进团以来最为重要的一个角色,也是最难的一个角色,从接到学习任务开始,大半年的时间,除了吃饭、睡觉,其余时间都是在排练厅度过的,一个出场动作至少要 练上几十遍甚至上百遍。私下里也是经常请教老师,让同事 给自己把关,阿庆嫂的唱腔设计高亢,念白设计紧凑,表演要松弛、沉着、机警,这些点都是很难把握的,现在的每一次演出下来,都会总结演出经验,每次都会有不同的收获。 ” 
    而作为京剧院的“老人”,刘佳从1992年起就扎根在此,此次参演《红灯记》《沙家浜》两出大戏,也没有丝毫松懈,“鸠山和胡传魁都是反派,可是性情全然不同,这就要求演员在舞台上也要塑造人物,呈现出层次感。 ” 
    青年演员毛兰则是《红灯记》中李奶奶与《沙家浜》中沙奶奶的扮演者,为了演好两位奶奶,毛兰也没少下功夫,“我经常去观察老年人的一举一动,将他们的年龄特点运用到舞台上,并特意去拜访李奶奶的原排高玉倩老师,把自己演出录像放给她看,查找不足。”毛兰表示,现代戏不光重唱腔,在表演上的要求更重,“《红灯记》第五场,李奶奶说家史,不仅要声情并茂地讲述过去,把观众带入情境之中,还要把握好老人的形象,这并不容易,而且李奶奶与沙奶奶,一南一北,如何在细节上予以区分呈现,都是极为考量演员功力的地方。 ” 
琴师舞美幕后也有很多戏 
    青岛京剧院院长张克岱表示,京剧作为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,戏曲舞台上的唱念做打与幕后的吹拉弹奏都有着十足的看点,知晓了这些台前幕后,即便是京剧的初入门者也能从中看出不少的门道。 
    琴师赵伟告诉记者,现代戏展演季对乐队来说也是一次锻炼,老戏的乐队就是八大件或者十大件,但是现代戏就不同,原来样板戏的乐队是一支交响乐队,每个声部都特别饱满。“我们这次演出,为了弥补京剧乐队上声部的缺陷,也加入了民二胡、笙、大提琴、小提琴、贝斯和合成器等,为的就是让出来的声音更加饱满更加好听。 ” 
    琴师梁秀秀也表示,琴师并不是单纯的乐器演奏,更需要用音乐的语言来表现人物情感、烘托剧情氛围,如《沙家浜》的“智斗”一段,像阿庆嫂机智勇敢、柔中带刚,胡传魁的直率粗蛮,刁德一阴险狡诈,三个人物对唱时需要根据情节的变化和人物的内在特点进行分析,在演奏过程中要运用不同的京胡演奏技巧、把握好轻重缓急、运用好各种行弦来表现。“一名优秀的琴师既需要娴熟的演奏技巧,更重要的是要有对剧情、对人物内心的变化的准确解读和把握。比如我在伴奏《红灯记》中《光辉照儿永向前》时,不仅要表现出铁梅对爹爹教诲的认知过程,还要突出她坚定的革命信心和激动的心情。要想表现好这种情境,自己内心必须要首先感受到这种意境。 ” 
    作为京剧院的服装大衣箱,赵鹏告诉记者,虽然相对于传统京剧繁琐的扎大靠、穿大蟒、戴大额子、贴片子等化妆过程,现代京剧要简单得多,比如方志敏,一生清贫,一套军装、一件破大衣、一只怀表、一支破钢笔就是所有家当。 “现代戏不如老戏的服装复杂,但是怎么穿好、穿快、又舒适,扮出人物的形象和性格也是一种挑战,需要自己研究历史,了解人物,不能穿错。”赵鹏告诉记者,后台就是要忙而不乱,“剧目一旦确定,就要根据演员表来调整演员所需穿戴的服装,剧中从主演到群演,我都要清楚记住他们的穿着扮相,包括赶服装的场次。有些剧目的抢装时间只有几分钟,需要自己反复计算,确认赶装顺序,从慢到快,最后精确到几分几秒。抢装的速度越快,留给演员的休整时间就富裕,也保证了整出戏的连贯性。 ” 记者 周洁 (青岛早报)


 
 

  会员中心
   账   号:
   密   码: